fbpx

困在時間里的人們

困在時間里的人們

當你躺下並永久地沉睡
手錶的指針將站立,向虛無致敬
像窗外落光葉子的樹一般
得以俯視自己孤獨的影子

當時間指向曾經低頭四顧的你
指向你頭頂的天空
遺忘是來自遠方的明信片
陌生又充滿愛意

你終將不再受困於記憶
過去的一切,像走廊盡頭的房間
轉身關門時
所經之處皆是回眸


這是首詩歌是用來致敬我看的一部電影《困在時間里的父親》,電影譯名翻譯得十分巧妙,原名是「The Father」,直譯過來就是「父親」。沒看電影的時候只是感覺譯名很優美深刻,看完電影才明白譯名是畫龍點睛之筆。

《The Father》2021

故事內容其實很簡單,是以一名阿茲海默症患者的視角,講述一名垂老的父親日常生活中的時空錯亂感,其中摻雜若親情,家庭,倫理,生命意義等話題。

這部電影之所以讓我這麼觸動,除了演員精湛的演技.更多是一些私人的感受。主角人物形象的塑造,讓我想起去世的爺爺,他生前是個有些古怪的老頭,寫得一手好字,寡言少語文筆卻流暢自如。我和他多多少少有些相似之處,比如過於敏說的心思,偶爾陰沈,以及某種孤僻淡漠,但若哪天興致高了,談笑起來又能讓人心情非常舒朗愉快。

我很小的時候和他甚親密,後來長大了,和他的交流越來越少了,他的脾氣也越來越吉怪。每天起得很早,坐在陽台泡一壺濃茶,一喝就是一上午,或者是沉默地抽煙,偶爾和我父親爭執幾句,身上散髮著某種孤獨的氣息,或者可以稱之為磁場,可以感覺到在空氣里流動。有時候我坐在房間里看書,都能感受到那種難以言表的孤獨,於是會走出房間,陪他說幾句話.或者看看球賽。

Pinterest

他去世前一兩年,情緒更加不穩定,我那時候其實明白他心裡面那種孤獨,或許因為那份孤獨過於沉重,他的腰越來越彎,人也越來越瘦。我感覺到深深的無力,這種無力感至今無法釋懷一一那就是我和他感同身受,卻無法言明。(這種感受只有內心同樣極度敏鏡的人才能彼此懂得的共振)好幾次我欲開口,想和他說我懂得他的感受,但是剛到嘴邊就咽下去了一一孤獨真的是某種絕境,因為無法說出口,而又更加加深了它的存在感。

如今爺爺過世經七年,這些年頭我已經比較少想起他。但是每當我感覺到孤獨的時候,我眼前就浮現起他坐在陽台沉默的抽煙喝茶的身影,這個身影已經成為某種象徵意義.某種精神圖騰,於是心裡又有某種慰落,死者帶來的安慰有時候甚至比活著的時候更多。

電影結局的時候,白髮蒼蒼的老人在極度恐懼和崩潰中,(記憶與現實已經完全分不清,時空也極度錯亂)說到「我感覺好像我的葉子都掉光了,樹枝,還有風和雨,我再也沒有棲身之地了。」他迷失在了自己的記憶里,時間於他就像一場陰謀,每天都陌生又熟悉的,日復一日上演著失憶的戲碼.就像他在整部電影裡面,都在反復尋找他的手錶(每天把手錶藏起來,然後又忘記藏的地方,於是每天想看時間的時候,手錶都在丟失)這讓我想起莎士比亞筆下的理查二世死前的著名獨白:「我曾糟踢時間,現在時間來糟踢我;時間把我做成了他的計時鐘:我的思想便是分針.用嘆息代替了滴答,一聲聲打進我的眼裡:我的眼睛是鐘面,我的手指就彷彿鐘面上的時針,在揩拭眼淚時指示時間的行進…」

所幸在絕望中,家人的愛與思念,讓他尚存一絲清醒和慰藉,女兒從巴黎寄來的明信片,成為了時間與記憶迷宮的出口。有時候想,這位老人如果在結局中拿著明信片安詳地離去,也未嘗不是一種善終,死亡有時候是溫柔的恩賜。但是電影最後留了一個開放式結局,於是我又忍不住想,假使電影裡父親的病症得到了好轉,離開養老院重新和家人過上正常平靜的生活,那麼他能走出自己內心孤獨的迷宮嗎?是否仍然在每天都在「變化」的公寓中折返,然後在極度困惑中徑直穿過走廊走進自己的房間把門關上?

謹以此詩向孤獨和死亡致敬.向時間致敬,向愛與永恆致敬。

Cover: Pinterest

倒立的深淵
倒立的深淵

喜歡寫詩,閱讀(基本不看電子書)| 把深淵倒過來凝視 / 一片廣闊的夜空

No comments yet. Be the first one to leave a thought.
Leave a comment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