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bpx

未必每件事都需要有意義

未必每件事都需要有意義

不知不覺,2022年的3月已經過半,還沒來得及回顧2021年,就被時代的巨輪繼續推動向前走。這段時間發生了很多事,整個人的狀態很混亂,找不到生活的意義,不知道路的前方是什麼,自己是不是會被困死在原地。

前段時間中心主任離職了,只給大家不到半個月的緩衝時間。短短的一個月,中心的各項行政制度都在陸續地改革,包括開會前的準備、開會的形式、工作的分配、同事配對。我還要輪流作為主持人,給同事做培訓。其實我才入職8個月,就成了年資排行第四的前線同事。這個月的例會,總監還即興講了個人、項目與中心的關係,大概是希望大家能團結一氣,特別是在中心主任還沒有著落的情況下維持運作,在人手不足的時候互相支援。我能感受到總監有很多藍圖想要實踐,一個接一個。短時間經歷一系列的變動,來不及發夢就已經要清醒。工作有條不紊地進行,自己的生活好像還一團糟。

前天有同事對我說:「你這個星期的狀態好很多,上一星期整個人無精打采」。然後腦袋叮的一聲,是呀,原來連別人都看得出來,我似乎還處於懵逼的狀態。上個星期有過一個對話,就是在對方拋出一件事後,我想起一些問題就追問,就很自然地想到然後就問出口了,對方不耐煩地說了句「我自己會處理」。當時覺得被潑了冷水。後來大家聊天,我明白了,對方覺得被問出的每句話都應該有一定的指向性。由此,結合我這段時間的狀態,我開始在思考一個話題,未必每一件事都需要有意義或目的,隨心就好。

在我的心中,有那麼一個世界。我可以很簡單地做自己,不用考慮那麼多的人情世故,只要不影響到別人,我可以做我有興趣的事情。當我信任一個人的時候,我相信他值得我信任,便不曾懷疑。不會有被欺騙被隱瞞的傷害,也不用擔心會被再欺騙被隱瞞。那個世界的我,大概可以很開心。因為我不需要去思考某件事是不是有意義,是不是有目的,隨心就好。

回到現實的世界,我還是想做我自己。對我來說,我去報讀一個課程,或者學習一項技能,可以是有目的性地為了工作上的發展,也可以純粹是因為我對這樣東西有興趣,去接觸去體驗。當我說一些話的時候,可能是有目的地想讓別人去明白,也可能就是一堆廢話,也不知道說出來是做什麼,或對回答也沒有抱有期待。當我此時此刻做一件事,可以是為了鑽研精進,也可以純粹是消磨時間,就是散散心吧。

我想,不論那件事、那個經歷有沒有意義,都構成了完整的我。還是活得隨心些,畢竟一生太短暫,意外來臨的時候誰也說不准,那還是怎麼舒心怎麼來。如果每件事都追求被賦予的意義,可能會讓自己很疲憊,某些時候可能迷失了自我。有時候對一些人、事、物不需要太在意,他們的出現或消失本身也都是常態,至於意義與否就留待自己的歷史去回答吧。

Cover: Pinterest

遊走在浪漫與理性的雅子
遊走在浪漫與理性的雅子

天生矛盾綜合體,猶豫糾結,又乾脆果斷。我們一起從平淡生活尋找精彩,從平凡人生發現夢。

No comments yet. Be the first one to leave a thought.
Leave a comment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