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bpx

得未曾有

得未曾有

那座村莊沒有了,那條河消失了,於是往事也沒有了。

我經常聽到村莊外懸崖邊的寒冷呼喚,帶著回音像飛鳥一樣盛旋,其實那只是風聲而已,但是我每次都忍不住尋著聲音一路找過去,直到我又來到了村莊外的懸崖邊上,往下看就是萬劫不復的深淵,不知道為什麼心裡面沒有恐懼。只覺得心中充滿快樂。村莊里有條河叫狐狸河,但這名字與狐狸無關。至於它為什麼叫這個名字,大概是因為實在沒有什麼特別的來源。就像天空為什麼叫天空,雨水為什麼叫兩水,村莊為什麼叫村莊。悲傷有時候可以叫憂鬱,幸福有時候就叫快樂。名詞都是虛構的,存在也可以是虛無的。

我經常喜歡跑到懸崖邊上,往下看,聽大風呼呼地刮。村裡的人經常說,這真的個缺乏管教的孩子,喜歡到處亂跑,懸崖多危險。他們喜歡寧靜的村莊,對外面的世界沒有興趣,生活就像緩緩流淌的狐狸河一樣,漂浮著朵朵白蓮,折射著金色明媚的陽光。

這裡沒有人喜歡雨天。可能是因為它陰沈,濕冷。

而我覺得雨是一種溫柔慈悲。

邪惡魅惑的罌粟花,或者純潔高貴的白蓮,它們每一片花瓣可以都盛一辦雨水,可惜天空總是藍得沒有眼淚。日光之下,昭顯生命貴賤。在雨水中則不。懸崖邊上的罌粟花獨自盛開,獨自凋零。不像狐狸河上的白蓮,供人觀賞,受人敬拜。

村裡的人都信佛。他們淳樸善良。日子就這樣過了很久很久。我還是愛經常到村外懸崖邊上玩,欣賞美麗妖嬈的罌粟花,佛說眾生平等,然而村裡沒有人喜歡這種花,甚至嫌惡。「孩子,那是惡之花,鴉片的來源,你應該遠離它。何況你也不應該老是跑到村外去。」我總是做個鬼臉一溜煙跑了,留下村民搖頭嘆氣。

Pinterest

一天,我覺得無聊煩悶,又到懸崖邊上吹風,覺得內心平靜了下來,索性在那裡坐了一整天,正當我準備回村的時候,忽然風雨大作,這裡從來都沒有下過這麼大的雨,簡直可以說是百年一遇,整整下了一夜,狐狸河淹沒了整座村莊,村裡幾乎無人幸存,除了我。我在懸崖下的山洞里躲了一夜,洪水漲勢雖大,但畢竟也漫不上懸崖。

第二天,天氣放晴,陽光猛烈地打下來。我沿著依稀可辨的泥濘小路走回了村莊。那裡一片狼藉,已經沒有辦法認出以前的樣子。房屋倒坍,良田摧毀,白蓮花經不起風吹雨打,殘落的花瓣遍地都是。我突然覺得悲傷,這片我生活了這麼久的士地,就這麼被摧毀了,但是我彷彿又從來不屬於這裡,我是懸崖邊上的孩子。

我決定離開這裡,離開這個傷心的地方。我走了很遠很遠,一直都沒有再回去。

其實村民們不知道,我經常去的那個懸崖下,流淌就是狐狸河。紅色的蛋粟花瓣經常飄落進河裡,與潔白的白蓮花相映成絕世美景。這就是我為什麼愛去懸崖邊的原因,佛法在那裡。

Pinterest

後來我聽說,自從那次暴雨後那座村莊再也沒有下過雨。河水逐漸乾涸,土地開始龜裂。

那座村莊沒有了,那條河消失了,於是往事也沒有了。

Cover: Pinterest

倒立的深淵
倒立的深淵

喜歡寫詩,閱讀(基本不看電子書)| 把深淵倒過來凝視 / 一片廣闊的夜空

No comments yet. Be the first one to leave a thought.
Leave a comment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