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bpx

也許,所有的濫情都緣於太專一

也許,所有的濫情都緣於太專一

人這一輩子,會喜歡很多人。
但真正愛的,也許只有一個!
那嘴角上翹分明在笑,
眉眼裡卻藏著化不開的濃愁的一個;
那曾信誓旦旦說愛你,
最後卻牽了他人手的一個;
那你想要要不起,
想放又放不下的一個。

你會喜歡很多人,然後終於愛上一個人。
你終於愛上一個人,以後也還會喜歡很多人。
那個人絕不是你曾留心過的那些人優點的集合,
但你以後留心的人身上必定會有像他的一部分。

那分明在笑著的上翹的嘴角;
那藏著化不開的濃愁的眉眼;
那讓你近不得遠不了的姿態;
也許還有:
側臉時挺拔的鼻峰;
微醺時搞笑的鬼臉;
冬夜裡熾熱的體溫;
……

最後都會結束
人這一輩子,很專一也很濫情。
也許,所有的濫情都源於太專一!
在匆匆流過的時光裡太多情,
只是為了芸芸眾生里尋找,
尋找的是他的樣子。

門可羅雀的咖啡館,
不經意的遙望也許會看到一個人,
黑框眼鏡白衣領,
挺拔的鼻峰微皺的眉。
你在離家千里之外的城市輕嘆:
“他才不是你;可惜不是你;還好,不是你!”

Cover: Zipcy, Instagram

木同
木同

不會做咖啡的詩人不是一個好畫家,夢想是開一家二手書店+咖啡館。喜歡閱讀、咖啡、音樂和各種藝術

No comments yet. Be the first one to leave a thought.
Leave a comment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