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bpx

和咖啡的緣分,從何說起?

和咖啡的緣分,從何說起?

我是一名咖啡師,來廣州一年了。

曾經以為廣州會是一座繁華的城,當初帶著一顆抵觸的心抵達。因為想要證實自己的選擇是對的而輾轉來到這片陌生的土地。心中滿是不安和期許。

北上廣,北上廣。初入社會的自己心中對這些地方的印象多半來自電視和小說,清晰而又模糊。火車哐當哐當,碾過年輕幼稚的心,對這三座城也有了自己的定義。北上廣,北上廣,像火車不停轉動的車輪,節奏快得會讓人亂了心神。

一直以為生性散漫慵懶的自己絕不會適應這種每天踩著輪子般飛奔的生活,事實證明,自己確實也沒有適應。雖然此刻身在廣州,心卻依舊散漫倦怠。我就是我,為什麽要改變自己去“適應”?我於這座城,就猶如一粒沙礫於大海,既然沒有辦法變成一滴水珠融入,那何不用自己的方法沉澱?一粒沙沉入海底,一動不動,但是透過水亦可以看見天空,更藍的天空。

當然,初入大海的沙礫也會不安惶恐,害怕自己會與周圍格格不入。初來廣州時的我,每天擠地鐵擠公交,站在高樓大廈透明的電梯裏頭看著對面寫字樓的白領兒們,個個踩著尖尖的高跟鞋,拿著各種文件進進出出忙忙碌碌的樣子,心裏滿是惶恐,那時在想,自己是不是也要變成她們那樣,才能在這座快節奏的城市立足!如果真是那樣?我還來廣州幹嘛?

大二的時候在咖啡館打工,每天看著吧檯裏的陽光帥氣的咖啡師笑容可掬的站著,忙碌著,迅速出品一杯帶有愛心圖案的拿鐵,和站在在吧檯前面的客人聊天,和前來交流的同行探討……生性靦腆孤獨的我瘋了一樣的迷戀上咖啡,喜迷戀上那個以咖啡作為媒介,隨時可以跨界交流與分享的職業——Barista(咖啡師)。渴望有一天自己也可以穿著帥氣的咖啡師圍裙站在整潔的吧檯裏,微笑著給每一位客人做出溫暖可口的咖啡,與每一位客人交談,和他們成為朋友。有了喜歡的東西,有了一個小小的夢,那顆被壓抑了許久的躁動的心,開始蠢蠢欲動.,原本討厭顛簸流離的我,一狠心就踏上了南下的火車……

手裏拽著廣播電視新聞專業的畢業證書和一摞厚厚的簡歷,每日穿梭於車水馬龍間,徘徊在生存與理想的縫隙之中。碌碌之余時常感嘆:“我是來廣州尋夢的,還是來妥協的?”

我開始問自己的心了。那顆散漫慵懶無大誌的心啊,你想要的究竟是什麽?是要經歷一番脫胎換骨變成一顆晶瑩剔透的水滴融入這無邊的大海呢還是繼續做一顆灰不溜秋的沙礫沉入海底,尋一處安身的角落,用自己的方式活著?我聽見這顆小小心臟在唱歌,是《童年》的旋律。於是我又想起在比童年大一些的時候思考過的一個問題。“你最渴望的生活是怎樣的?”記得那時的自己回答頗有些文藝氣息。

我答自己:“一樹一椅一盞茶,一書一花一青燈,一院青菜一條狗,一間陋室一個人。嗯,一個不離不棄的人!”
拿當時的回答來搪塞現在的自己,發現居然也是可以勉強過關的。雖然身處於繁華鬧市,但是夜深人靜時撥開堵了一胸腔的世俗欲望後揪出那個被深埋的自己逼問,“你想要的到底是什麽?”得到的亦是和當初不差幾毫的回答。

“一樹一椅一清咖,一書一花一明燈,一頭奶牛一條狗,一部LaMarzocco(咖啡機品牌)一個人。嗯,一個不離不棄的人。”

差的那幾毫是成熟,是喜好,是追求,亦是現實。

長大了一點兒的自己知道了當初那種歸隱似的生活是不切實際的,跌跌撞撞一路走來,慶幸的是找到了自己喜愛的東西,也想試試,用一部好的機器,去成全一杯好的咖啡。給自己一份滿意的答復。

自己在成長,在現實中明白,想要的東西不會平白出現在你的生命裏,你還需要努力!

我選擇做一粒沙,每天忙碌於吧檯,為大海裏的水滴們端上自己精心調製的飲品,聽他們或談笑風生或互訴愁苦,看他們或意氣風發或失意低落。從他們身上看世界,就像從水底看天空,別有一番風味。

一直很喜歡小時候外婆給我講的關於沙子與貝殼相遇,相互磨礪,最終成就一世珍寶的傳奇故事。它使我堅信一粒沙子如是靜得下心沈得住氣,好好尋一處棲身之所,靜待時間的洗禮,也可以慢慢升華為一顆璀璨的珍珠。

我很幸運,一路上能遇到那麽多幫助我指引我鞭策我的人,讓我能夠這麽快找到自己安身的位置,雖然只是暫時的,但也足以讓我感恩滿足。

廣州的確是一座繁華的城,卻還是藏著很多悠悠然自得其樂,會慢下來喝杯咖啡感悟生活得人。這於我,是一種難得的歸屬感。現在我可以在暴雨過後的傍晚,坐在咖啡店裏自己喜歡的沙發上,喝自己做的有漂亮拉花的拿鐵,音響裏放著自己喜歡的歌,翻幾頁書,寫上一段文字,然後起身去陽臺,和對面花店的美女老板娘寒暄幾句,順手搬回一盆翠綠欲滴的薄荷。

今天的特調咖啡,薄荷清咖,給您來一杯?


後記:有一位做咖啡師的朋友找我喝酒,杯盞間盡是低落,他說做咖啡師四年了,還是窮,還是單身,時間拖了這麼久,他都忘了自己當初為什麼要做咖啡,年少時僅僅因為熱愛的理由已經說服不了現在的現實。他說再過兩個月他就要回老家了,聽家裡的安排,開個小麵館,娶個白胖媳婦,安安穩穩的過日子去了。

我很無奈,不知道要說什麼挽留他,他是我咖啡生涯中的第一批朋友,幫助指導過我很多,當初他對咖啡的那份狂熱感染了我,才讓我如此奮不顧身撲進來。曾經那份熱愛已經在現實中變得麻木。我突然有點兒害怕,怕有一天自己也會麻木,懈怠了心中熱愛的東西。

焦慮中,有了這篇東西,不僅僅只是回憶,也是對自己的提醒,不要忘了和咖啡怎樣開始的,不要忘了和咖啡為伴的沒好日子,不要忘了,咖啡師都是有夢有追求的一群人。

木同
木同

不會做咖啡的詩人不是一個好畫家,夢想是開一家二手書店+咖啡館。喜歡閱讀、咖啡、音樂和各種藝術

No comments yet. Be the first one to leave a thought.
Leave a comment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