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bpx

天上掉下個傻妹妹

天上掉下個傻妹妹

我想,我是該感謝,天上掉下個傻妹妹給我。雖然經常嫌棄,但是還是嫌棄。不是啦,小時候相依為命的經歷,依舊恍如昨日,也許她已經沒什麼印象了。

小時候住在舅舅家。父母早出晚歸,寒暑假也就我們兩個待在那個小房間裡,眼巴巴地對著那台長著天線寶寶的小彩電。那會電視信號不穩定,時不時白屏,也就小時候脾氣好又斯文,不然早就砸了電視機。

後來我們摸到個小竅門,電視機鬧彆扭時,偶爾拍拍它,玩玩兩根“觸角”,它還是服氣的,恢復正常。現在想來,果然就是欠修理。我一直記得電視裡的一個畫面:兩個孿生姐妹,一個溫柔一個活潑,妹妹染上毒癮後經常控制不住往手臂上打針。長大後,我一直想知道那部電視劇的名字,但我又不知道那個演員的名字。但是,電視機真的罷工,我們也無可奈何。兩個留著男發的傻子用手耷拉著腦袋,望著天花板發呆,靜靜等待。

過幾年,搬到一個地方。店鋪裡用鐵管焊接成一個框架,上面鋪著一塊塊長條形木板,這就成了一個小閣樓。我記得,透過木板間的縫隙可以看到下面的動靜。每天晚上關店後,我們把對電視的寄託轉移到CD機。癡迷到不知看了多少遍的電影《太極張三豐》,聽了多少遍卓依婷的歌。真是得感謝步步高CD機贈送的這兩套光碟。那會大概是我做什麼,她也跟著做什麼。

過幾年,搬到一個地方。大概腦子被驢踢了,不諳人間疾苦。那時經常夢想自己當老師。為了實現自己的宏圖大志,我就在家裡開攤檔了。再說,家裡還有個學生,我就可以來場“實驗課”。學生當然是指上幼稚園的妹妹啦。我拿了一盒粉筆,準備開工,才發現黑板哪去了。沒事,就地取材。我把家裡的方形木桌收起來,然後在桌子背面板書,配套的黑板擦就是濕潤的毛巾。正式開課啦。我寫上幾道數學題,講解演算法,奈何教學效果差強人意。難怪都說理想很豐滿,現實很骨感。開心的開頭,無奈的結尾。現在想來,她能安靜坐在那裡聽我瞎扯,也是很給面子了。

我們在同一間小學上學。都說來得巧不如來得妙。我,班上一個同學的名字和她一模一樣。她,班上一個同學的名字和我一模一樣。然後,沒有然後啦。放學回家第一件事情當然是開電視啦。然後一邊聽電視的聲音,一邊在廚房裡做飯。有時飯菜做到一半,跑出來看一會兒電視,呀,過了兩分鐘啦,趕緊跑進廚房。還好,離燒焦就差0.01秒。有時候我們先吃飯,有時候等父母回來再吃。

寒暑假最火的電視劇莫過於《少年包青天》、瓊瑤系列、古龍金庸武俠劇、臺灣偶像劇。總是害怕看《少年包青天》,又忍不住內心的悸動。妹妹要看,我不想看,後來,變成一起報團看。一到兇手行兇的時候,就禁不住趕緊捂住雙眼,又按捺不住好奇心,透過手指縫看到血噴出來的那一幕,又下意識拍拍胸口。白天是兩個人壯膽,晚上是一個人失眠。記憶力好的弊端就是,最讓人害怕的畫面總是令人印象深刻,然後一閉眼就在腦海裡不停自動播放,暫停鍵和停止鍵都被破壞失靈了。

她呢,睡得好愜意啊。怎麼差別如此大。我實在忍不住,摸黑爬到她床上去睡了(一間房兩張床)。聰明的我,當然是靠牆睡啦,萬一一個不小心就掉下床,那就糗大了。第二天她投訴我睡覺不停往外擠她。額……我竟無言以對,無力反駁。也是因為我沒證據證明我的清白啊。

有那麼一個夜晚,放完學,吃完飯,樂悠悠地看著電視。突然,一隻面目猙獰的蟑螂爬上爬下,討人厭。突然,停下啦。嘿嘿,時機來啦。我靜悄悄走過去,然後將十成功力注入拿著拖鞋的那只手,奮力一擊,撲了個空。蟑螂飛起來啦。我的媽呀我的媽呀,我們倆急忙跑進房間,迅速關上房門。一想,不對,門上的窗戶是鏤空的。怎麼辦怎麼辦。馬上關上燈,蹲在床邊,大氣都不敢喘,一動不敢動,小心翼翼地留意門外的動靜,等父母回來。不知不覺就睡著了。迷迷糊糊聽到開門聲,立馬起身,有種救兵來幫助脫困的興奮。那時,第一次知道蟑螂的翅膀不是長著當花瓶擺設的。

再後來,大家都長大了。到不同的學校讀書,週末回一次家。每次我正要入睡時,她就開始嘰嘰喳喳講這個講那個。真是個熱鬧的週末。對啦,忘了說她靠譜的一點就是,為了準備中考,一個月只能回一次家,有時只有一天時間。一回去我只能趴下了,還能為什麼,累呀。她自動請纓幫我按摩按摩,哪有拒絕的道理。還蠻舒服的,我睡著了。

我還去她的大學宿舍住了住。她當時還在上課,還沒放假,我自己在杭州溜達,還借用學校圖書館改小組作業(中大的作業)。旅行一趟不容易呀。然後三天短假期,我帶她去南京感受人文氣息和歷史底蘊。住過掛羊頭賣狗肉的客棧,住過物超所值的酒店。回港幾天後,我收到她的短信,雖然我沒說什麼,但心裡覺得欣慰。她說,感謝我那幾天帶她出去走走,回去之後感覺對項目更有思路了。

雖然她偶爾還是小迷糊,貌似不靠譜的樣子,但在我心裡,她是最靠譜的。雖然有時候忍不住嘴巴會嫌棄幾句,扔幾個眼神自己領會,但我還是得克制自己,點到為止。

她就像《你和我的傾城時光》裡,厲致誠對林淺說的九五式自動步槍,小巧,殺傷力大,值得信任。

Cover: Shoichi Okumura’s Engrossing Mixed-Media Paintings on Silk

遊走在浪漫與理性的雅子
遊走在浪漫與理性的雅子

天生矛盾綜合體,猶豫糾結,又乾脆果斷。我們一起從平淡生活尋找精彩,從平凡人生發現夢。

No comments yet. Be the first one to leave a thought.
Leave a comment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