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bpx

歸來吧,接納自我——擁抱內心的暗夜

歸來吧,接納自我——擁抱內心的暗夜

曾經,我自負地以為,自己能完全掌控自己的情緒,左右自己的心情。事實上,這某種程度是對心靈的禁錮。這段時間,剛好看到《Fear or Love—the Secret of Life》,又讀了一位心理諮詢師寫的《謝謝自己的不完美》。是的,悲傷、憤怒、恐懼等負面情緒會伴隨我們一生,它們會在不同的場合出現。但它們不是我們的敵人,而是我們的朋友。

我開始相信,情緒是來自生命的饋贈,接受生命的饋贈,還一個真實的自己,重新活出“感覺”在自己身上酣暢淋漓流動的狀態。我們不是為滅掉它們,而是去認識和擁抱它們。相信我,你會感謝它們讓我們越來越堅強。試著將內心的每一部分需求當做朋友來看待,與自己共處。

《謝謝自己的不完美》

接納悲傷

有那麼兩三天多愁善感,心情低沉,對什麼都提不起興趣,懷疑自己有抑鬱症。自己都不明白自己怎麼了。當時一心想著趕緊去除這種狀態,於是不停地對抗痛苦。每天清晨都自我暗示要積極快樂地面對生活。然而,越是對抗,越沮喪低落。類似物理學中的作用力和反作用力。

有一天,插著耳機在海邊散步,靜靜地感受內心的波動,腦海中閃過好多畫面。懷念中學時代的單純,懷念在父母身邊的時光,懷念不去思考未來的懶惰。似乎失去了很多,很傷感。那一瞬間,我明白了,大概我是在逃避不知所措的工作生活,逃避迷茫的未來方向。那時在用自欺的方式逃避甩不掉的尾巴。

不知不覺,一滴滴眼淚像斷了線的珠子從眼簾噴湧而出。我只想讓淚流得更多些。我想,大概是那一刻盡情釋放悲傷,擁抱悲傷,所以哭過之後,心情舒暢,我也不懷疑自己有抑鬱了。那是幾日以來最為舒適的一刻。

我想,我已經清楚知道,下一步我怎麼面對,要做什麼啦。借作者的話說,悲傷是完結悲劇的力量。真而純的悲傷,是告別難過往事的最佳途徑,而非忘記難過往事。

Frances Cannon

接納憤怒

趕巧,情緒最低落的時候,在工作中連續遇到好幾個蠻不講理的街坊。那時突然覺得好脾氣都用盡了。情感上想發火,理智上抑制火氣。於是被罵之後還得好聲好氣地解釋和勸說。那一刻,我就覺得自己是個賠笑的,內心無數隻草泥馬奔騰而過。

結果,那些個不講理的人鬧了一場還不夠,又是打電話來吵,又是第二天早上來指桑駡槐。我就想,你就一佔便宜的人還這麼理直氣壯,也是沒誰了(即一聽到電話廣播“免費領取XX”的電話留言,就即刻跑到辦事處詢問,付費活動全不參加)。

一周工作下來,累積了不少怒火,當然,被我壓制在某個角落。我曾一度以為,這沒什麼,也是不相干的人,我沒必要動怒,影響自己的心情,所以我沒有察覺到自己一直有憤怒。當再一次遇到那些“鬧事”的人,我一下子想起之前“鬧事”的畫面。我意識到,原來我沒有放過自己。

後來,我接受自己的憤怒,告訴自己,生氣就生氣唄,這是正常的情緒反應,沒必要壓制它,我也沒必要給自己發張“好人卡”。當憤怒的情緒浮出水面,突然淡然了。因為有情緒的我才是真實的我。當然,我並不是去對那些人宣洩憤怒,而是在知道自己很憤怒之後,表現出來,然後回想自己憤怒的原因,以及學習下次可以怎麼更好應對“野蠻無理”的原始人。

Frances Cannon

接納恐懼

恐懼是個非常重要的東西,它的重要之處在於,越讓自己害怕的東西就對自己越重要。遇到明知應該去做卻又害怕失去的煩惱事,雖然不處理也可以快樂,但其實我很清楚,這種快樂是表面的,問題只是被我強制壓制在某個地方,像毒瘤在不知不覺侵蝕我的心靈。

白天對著許多人微笑,到了夜晚,獨自嗚咽。我清楚自己在害怕失去什麼,但又逼著自己忽略恐懼的感覺,一味要求自己戰勝恐懼,將注意力放在準備功夫上,以避免發生自己不想看到的結局。然而,潛意識的恐懼依然存在,一點點侵蝕自己的信心,等到發現的時候,信心已經連渣都不剩了。

有一個夜晚,一個摯友和我說“至少在我眼裡,你是很優秀的,加油”。我突然很感動。我靜下心來想著讓我恐懼的畫面,想著讓我害怕的結果,釋懷了。我告訴自己,沒錯,我是害怕的,我是擔心的。其實,遇上了它們,我才能更無所畏懼地向前進。

很多人之所以痛苦就是不願意接納自己。為了給自己的心靈放個假,最好的辦法就是,接受這一切,過去不可改變,放過自己。理解和接受自己,然後才能改變自己。當我可以接受這段時間的情緒,我就開始總結過去的經驗,闊步向前。

Cover: Frances Cannon

遊走在浪漫與理性的雅子
遊走在浪漫與理性的雅子

天生矛盾綜合體,猶豫糾結,又乾脆果斷。我們一起從平淡生活尋找精彩,從平凡人生發現夢。

No comments yet. Be the first one to leave a thought.
Leave a comment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