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bpx

如果不是他,我不會認識香港這些地方…

如果不是他,我不會認識香港這些地方…

曾經去逛廣州永慶坊,被朋友帶著使勁往一條小巷子裡鑽,走到盡頭,原來是李小龍祖居

踏進修繕過的西關老屋,昏暗的光線、夏天潮濕悶熱的氣息讓人有點恍惚。

看著牆壁上的照片,聽到朋友在一旁小聲嘆息:

「今天(7/20)就是他離開的第49年了,時間真快,離去的人事物太多了……」

我忽然想起2020年時,香港頻傳有食肆關張或暫停營業,其中似乎藏著些與李小龍有關的故事……

新樂酒店

#龍迷最不捨

要論與李小龍結緣最深的一處,非新樂酒店莫屬。

1950年代的李小龍和新樂酒店Bruce Lee & Shamrock Hotel in 1950s | Flickr

上世紀50年代李小龍一家住在彌敦道218號的唐樓裡,而從陽台望出去,對面就是新開業的新樂酒店。

李小龍的父親李海泉更是酒店股東的朋友,因此在小時候,李小龍便常常跟著家人到新樂餐廳喝茶。

要說新樂酒店,那可太風光了。

這座9層高的大廈曾是全九龍最高,不但是香港電影的著名取景地,附設的新樂酒樓在當時可謂是一種潮流,吸引了一眾香港影視明星到此聚會,還有了「明星飯堂」這個響亮的稱號。

新樂酒店的地理位置方便,而且環境足夠安靜,長大後的李小龍從外國回港,與友人相聚聊天時,首選來這裡嘆茶吃糕點。據說李小龍喝茶最喜歡配上一塊馬拉糕,不知道我們的讀者有沒有他的影迷,麻煩來個私家爆料,還有什麼李小龍menu啊?

19/20年的香港酒店業並不景氣,新樂酒店也未能倖免,雖然嘗試過推出「割喉價」吸引本地客人,但最終,這座在佐敦道上佇立將近70載、曾經風靡一時的酒店,在2020年6月13日宣告結業。有李小龍的影迷特地在結業前一晚入住酒店,再最後重溫一次關於偶像的故事,留下房卡作為收藏。最後一日,市民訂滿了新樂餐廳的座位,無緣用餐的也紛紛來合影留念,難掩不捨之情。

就這樣,又一個老香港味道消失在時間的河流之中。

我是完全錯過了關於新樂酒店的種種,如果你曾經去過,請不吝嗇地告訴我這裡究竟有多令人著迷,好嗎?

南北樓

#未完成的電影

據說…這是李小龍的影迷們很寶貝的一個地方。

位於銅鑼灣蘭芳道的南北樓1972年被電影「死亡遊戲」選中為取景地。

死亡遊戲」劇照

沒錯,就是誕生了李小龍最經典的黃色緊身服形象的那部「死亡遊戲」。只可惜1973年7月20日李小龍意外離世,彼時這部電影只完成了三分之一的鏡頭。

可想而知,作為取景地的南北樓,承載了影迷多少不捨和遺憾。

1978年電影公映後,南北樓成了打卡聖地,很多遊客即使不入內用餐,也會特地跑來門口的場景拍上幾張照片。金字招牌、紅牆綠瓦的門面在街頭非常醒目,進到室內也是濃濃的中國風,也難怪李小龍當年會選此取景。

其實拋開與李小龍的淵源不說,南北樓本就是一間頗負盛名的川菜館,鐵板乾燒蝦球、辣子雞丁和水煮牛肉是店裡經久不敗的招牌菜。它家的口味在四川人看來不太正宗,卻自成一派、非常有港式特色。1971年南北樓開業時,香港做川菜的酒樓還不多,但客人卻非常國際化,反而是本地的客人比較少。

到了上世紀七八十年代,日本人在銅鑼灣開了不少日式百貨公司,於是南北樓的日本客人也多了起來。

前幾年呢,不知怎麼地每到橄欖球賽季就會有客人來南北樓訂座,幾桌好友一起看比賽狂歡,場面好不熱鬧。

50年歷史南北樓除夕後停業

而歷程如此精彩的一家餐廳,最終也敵不過疫情,走上與新樂酒店殊途同歸般的結局:餐廳宣布2021年元旦起暫停營業,至今超過一年半,仍未有重開的跡象。

不知道港式口味的川菜是怎麼樣的呢?有點想像不到,但我想來過往來到南北樓的人更多是因為一份情懷吧,看看電影再看看眼前,彷彿這位傳奇人物從未遠離。

龍華酒店

#老香港人的回憶

再說一個和李小龍的生活、電影密切相關的地點呢,不能落下位於沙田的龍華酒店。

慶幸的是,1938年興建、1951年開業的龍華酒店,如今雖然因為沙田的發展縮減了面積,卻還在不斷書寫著它的傳奇。

有些資料會說李小龍的電影《唐山大兄》在龍華酒店取景,其實這是酒店老伙計的誤傳,但李小龍確實在這裡設計了很多電影裡的武術動作、拍了一些樣片,可以說是李小龍的靈感寶地也不為過了。

李小龍在龍華酒店天台教弟弟李振輝功夫 via.香港文物Hong Kong Heritages

李小龍一家也與龍華酒店交情頗深,自小常到這來吃喝玩樂,到天台上練武,後來酒店還為他們一家保留了御用的廂座。

李小龍的太太和兒女最愛龍華酒店的菠蘿咕咾肉,因此李小龍還要求酒店一定要用新鮮菠蘿去製作;而他自己則是喜歡招牌的紅燒乳鴿和乾炒牛河。

From Left to Right: 龍華酒店 by Deirc龍華酒店二級火市民今往看孔雀金庸李小龍曾下榻足跡

如果你在香港長大,對龍華酒店一定沒去過也聽過,沙田是老一輩的香港人眼中熱門的郊遊目的地,而龍華更是必去,幾乎是集體回憶一樣的存在。據說曾經有過最高紀錄,龍華一天賣出了招牌紅燒乳鴿6000多只。

當然傳奇色彩還需要名人加持,比如說當年金庸就在這寫下了他的第一部小說《書劍恩仇錄》,唐滌生在這寫粵劇,紅線女在這錄音……

這裡有當時香港的第一間也是唯一一間錄音室,還是極其熱門的影視片場,如果你熱愛港片,那麼在屏幕中見過的龍華酒店場景,很可能兩隻手都數不過來。

半個多世紀的龍華酒店還在,與它一起成長的很多記憶卻已經老去。也許你是因為李小龍而聽說的龍華酒店,也許龍華酒店已經刻在你記憶中許久,但願這個帶著老香港印記的地方,不會改變太多,不會忽然有一天無可奈何地消逝而去。

/ / /

那天從李小龍祖居出來,朋友推薦給我一本書,叫做《李小龍:生活的藝術家》,說是如果不太了解李小龍,讀這本準沒錯。

世人熟知的李小龍大多是武打明星的身份,帶著中國武術走向世界,讓西方人打破固有思想,對中國人刮目相看。而書中會看到他叱吒風雲的武藝背後慢下來、返璞歸真的一面,說到底,李小龍其實是位非常有學問的哲學家。

今天是7月20,日子特殊,於是沒有多想下單了這本書,當作是留個紀念。

如果我們的讀者有李小龍的影迷就更好了,在這本書到手之前,想先聽你們說說,你們心中的李小龍。

圖文同時發布自点睇,未經允許,不可轉載使用

Cover: Pinterest

No comments yet. Be the first one to leave a thought.
Leave a comment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