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bpx

最人性的一任Bond里最有誠意的007

最人性的一任Bond里最有誠意的007

劇透提示:如果你還沒看 《007:生死有時》 ,又不想被劇透,建議回頭來訪。

007.com

從《新鐵金剛智破皇家賭場》(Casino Royale, 2006)開始飾演James BondDaniel Craig,在15年後的10月為我們獻上他的謝幕演出 《007:生死有時》(No Time to Die) 。這部電影作為6年前《007:鬼影帝國》(Spectre, 2015)的續集,是「007系列電影」的第25部,也是時間最長的一部(2小時43分鐘) 。電影本來可以早一點面世,推遲的原因一個是新冠疫情,另一個是Craig在2019年拍攝這部007的過程中摔斷了腿(多拼的演員) 。

知道Craig怎樣都不會再以007的身份出現在銀幕里,我卻沒預備到是這樣的離別。當他最後背部中彈受了致命傷,站在樓頂迎接即將到來的炸彈,對著電話對女主角說”我愛你“的那一幕(預示著Craig飾演的邦不會再回來),我情不自禁地流下了眼淚。儘管整片完結坐到最後,看到了一句彩蛋:「James Bond will return」。(占士邦當然是永遠不會死的~),我還是十分失望,因為那個 「 邦 」 不再是這個 「 邦 」 了。

生死有時

影片的香港版《生死有時》出自聖經傳道書3章:「天下萬物都有定時。生有時,死有時」。中國大陸翻譯《無暇赴死》平白無韻味,台灣譯《生死交戰》又少了時間這個重要元素,Bond打算金盆洗手,與愛人退隱江湖,但魔鬼黨緊緊相迫,完全沒有喘息的時間。在影片結束之際,也是分秒必爭要阻止大反派摧毀世界的陰謀。時間是影片最關鍵的一環,能和愛人有多少相處的時間,與家人錯過了多少相聚的時間,離敵人逼近,沉船和爆炸又剩下多少時間……為了爭取這些時間需要怎樣的犧牲和付出。

與No Time To Die形成鮮明對比的,是插曲「We Have All The Time In The World」。這是小說《鐵金剛勇破雪山堡》(On Her Majesty’s Secret Service)中邦對未婚妻Tracy說的最後一句話,也是1969年電影版的台詞之一。這句話用作這部電影的主題曲標題,由John Barry作曲,Hal David作詞,由爵士樂傳奇人物,Louis Armstrong負責演唱。但這首歌在 1990 年才開始作為單曲發行(瞬即大熱)。

「我們有全世界的時間(因為有你,一分一秒也不想浪費)」。《生死有時》選擇在片頭和結束采用這首插曲,除了向經典致敬,也點出電影的情感核心。

From Left to Right: Poster of On Her Majesty’s Secret Service;劇中James Bond愛人Tracy被Blofeld刺殺的劇情

海格力斯項目

電影主題圍繞著一個叫海格力斯(Project Heracles)的絕密軍事項目研發的病毒展開。這種病毒通過Nanobots納米機械人承載刺殺目標人物的DNA鏈,一經接觸,就會像病毒一樣致命,而對其他非特定DNA的載體無傷害性;原意是減少連帶傷害直接擊破行刺目標,否則就像美國一樣出動無人機,為了殺一两個敵人滅了一個村落。

項目的名字Heracles來自希臘神話, 迪士尼荷里活分別都拍過關於他的傳說——《大力士》(Hercules, 1997)以及《戰神:海格力斯》(Hercules, 2014)。 Heracles是天神宙斯半人半神的私生子,充滿智慧、天生神力,在人間完成了著名的12項不可能的任務。他的妻子Deianira因為受到垂死敵人Nessus的蠱惑,在不知情下把九頭蛇的毒血塗在Heracles的衣服上。Heracles穿上毒衣後無法脫下毒液腐蝕入骨,而且接觸到他的人也會因感染而死。為了不傷害愛人Heracles自願選擇在烈火中死去,涅槃重生成為永生之神——這個神話故事呼應被病毒感染的占士邦自我救贖之路。我覺得,電影也在暗喻表達:雖然Craig這個角色的版本已經完結,但占士邦的角色卻是永恆的。

From Left to Right: 「休息的海格力斯」;《大力士》;《戰神:海格力斯》原版海報

007的由來

相信沒有人不知道這個鼎鼎有名的英國特工。占士邦James Bond),是由英國作家Ian Fleming創作的虛構人物。

Fleming除了是英國作家及記者外,還在第二次世界大戰期間為英國安全協調局擔任間諜(從而可知這個經歷也讓他創造了超級間諜小說系列)。Fleming在戰後居住於牙買加,他把自己的住宅命名為「新鐵金剛之金眼睛」(Goldeneye)以紀念自己在二戰期間參與的一次秘密行動。在1953年他以自己的間諜經驗創作了第一本占士·邦小說《皇家賭場》,之後每年出版一部系列作,在1964年完成《鐵金剛大戰金槍客》後因心臟病死去。

BBC報導,Fleming可能是以他的戰友命名主角。因為在第二次世界大戰時期,占士·查爾斯·邦( James Charles Bond )是精英特種作戰執行官 (SOE) 的成員,在過去為「女王陛下提供秘密服務」,而Fleming則是占士邦的上司兼好友。

在故事裡,占士邦是英國情報機構軍情六處間諜,代號007(俗稱鐵金剛),曾經是英國皇家海軍後備隊中校,後來擁有殺人執照(可以除去任何妨礙行動的人的權力)。由於占士邦總是有美女相伴,所以每代都有相對應的女主角,稱為邦女郎

事實上007對很多人來說真的意義巨大,不少其他國家的間諜題材及作品都是以作為參考的。例如,周星馳的《產凌凌漆》(From Beijing With Love, 1994)英文戲名仿原版007電影(From Russia With Love, 1963)和《皇家特工》(Kingsman: The Secret Service)的主角都或多或少致敬占士邦。

From Left to Right: Fleming原著中的007形象概念;007 作者Ian Fleming

簡單劇情回顧

電影開頭是講述占士邦上一部《007: 鬼影帝國》的情人,也就是女主角瑪德蓮·絲雲(蕾雅·絲端Léa Seydoux飾演)的回憶片段——小時候被殺死自己母親的恐怖分子魯西法·薩芬救下。然後邦和瑪德蓮去到意大利馬泰拉,獨自拜祭愛人(皇家賭場的慧絲柏·蓮)時,遭到魔鬼黨刺客伏擊,並知道瑪德蓮是黑手黨的女兒後誤會對方背叛自己,決定分手。分手後邦在牙買加(與作者Fleming的退休生活估計是一樣的)過著平靜的退休生活。直到來自中央情報局的老朋友出現,希望邦能營救一名被綁架的科學家…最後踏上了危險之旅,與瑪德蓮重歸於好後,在執行任務時犧牲。

與所有占士邦電影一樣,電影製片人從作者Fleming的書中汲取了元素。這部電影的結局借鑒了《鐵金剛勇破火箭嶺》(You Only Live Twice, 1967):邦以漁夫身份生活,接到任務後前往日本偏遠的地方摧毀可怕的死亡花園。

在開場場景中,邪惡的魯西法·薩芬Lyutsifer Safin想要報復殺死他家人的魔鬼黨特工,懷特先生Mr. White(在《新鐵金剛智破皇家賭場》到《鬼影帝國》均有提及)。然而,他最後因同情,從冰湖下救出懷特的小女兒瑪德蓮 。

多年後,薩芬痴迷於瑪德蓮,並坦率地承認他的目標已經不太明確了。但最後他還是決定先用海格力斯(Heracles)生化武器摧毀魔鬼黨,然後再通過納米機器人殺死數以百萬的無辜的人。

這裡插個題外話,在我看來,這個由雷米·馬利克Rami Malek扮演的反角有點畫蛇添足的感覺,因為他僅僅是一個從小受到創傷而變得古怪的惡棍並想用生化武器消滅世界的人口而已。007既然都拍成了一個系列了,這集何不找個能讓觀眾長期投入的大反派。而且這個重要配角的搶鏡程度還不及出場只有10分鐘的由安娜·迪艾瑪絲Ana de Armas)飾演的Paloma。在這10分鐘裡,她展現了到目前為止沒有任何電影比得上的魅力。

From Left to Right: Rami扮演Safin的劇照;Ana扮演的邦女郎的劇照

關於電影其他有趣的細節

我想說,導演與劇組的心思非常細密。由於這集No Time to Die的設定是占士邦進入了退休狀態,甚至成為父親的角色,所以在影片中除了有標誌性的bowtie和Tom Ford西裝的一貫貼身剪裁外,其他大部分時間,占士邦穿著的都是更休閒的服裝,包括牛仔褲和休閒襯衫——甚至是棒球帽!!!非常符合人設。

還有在占士邦一開始見到瑪德蓮的女兒後,用懷疑的眼神望向她時,瑪德蓮說的是’she is not yours.’ (她不是你的),而不是說’She is not your daughter’,從這個語法的細節可以看到,對白非常有心思。我覺得瑪德蓮想表達的是,她希望女兒能稱為一個溫柔的人,而不是繼承殺手/特務之路。

關於M為邦引述悼詞的出處也是非常有故事的,它出自於現實主義小說作家及探險家「傑克·倫敦」(John Griffith “Jack London” )的名言。這句話與Fleming《鐵金剛勇破火箭嶺》中,寫占士邦的訃告文字是一樣的。

The proper function of man is to live, not to exist. I shall not waste my days in trying to prolong them. I shall use my time.

一個人的在世的目的不是為了存活,而是為了生活。我不應嘗試拖延問題浪費人生,我會盡可能地善用我每一分每一秒。

Jack London

關於這一代的James Bond

James Bond系列中,丹尼爾·基克Daniel Craig)扮演的是第6代的007,他一共飾演了5次,分別是:《新鐵金剛之量子殺機》(2008),《新鐵金剛:智破天凶城》(2012),《007:鬼影帝國》(2015),還有今年的《007:生死有時》(2021)。有趣的是,2021年9月英國海軍為了彰顯他對英軍的支持,特意封他為皇家海軍榮譽中校(與電影主角相同的榮譽軍銜)。

丹尼爾·基克Daniel Craig),這個據說是當年最不被看好的007,最後讓所有人大跌眼鏡。他為這個歷史悠久的角色,注入了全新的靈魂。這麼多年來,每當我和朋友討論007最喜歡誰,我都會毫不猶豫地說,Daniel Craig。原因是他詮釋的占士邦絕對是史上刻畫最有層次和內涵的一個——他不再是一個風度翩翩的圓滑紳士,而是一個帶著野性且會流露傷痛憤怒感的血肉之軀,他的不完美造就了他角色的真實,就連他的小小啤酒肚也變得如此有魅力。在經歷了一輩子的暴力、失落以及孤獨後,最後知道了「幸福快樂」是什麼。特別是在一開始他在看似享受退休生活時,你真的能感受到他完全放不下過去的感覺。尤其是聽到新的007代號後,他面上的滿不在乎與內心的不甘,他都表達的非常好。

Daniel Craig

我知道,邦的角色會不斷換人,但這個我跟隨了15年的“邦”,早已在我心中佔了一席之位,也為下一任的Bond設下難以逾越的高度。

Cover: 007 Official Site

Miss.Shino
Miss.Shino

專責市場調研,網絡媒體推廣,企業策劃和品牌架設的廣告人;熱愛觀察人性與吐槽的專欄寫手。對一切美的事物都有好奇心,跨越生活的瑣碎無常,希望在煩雜的世界裡呈現靈感和精神的自由快樂。

No comments yet. Be the first one to leave a thought.
Leave a comment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