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bpx

我也想成為「麻煩製造者」

我也想成為「麻煩製造者」

袁詠儀接受記者採訪時,提及和張智霖一起拍節目時,兩人五五分賬,“但是我就很獨立的,獨立到很少用自己的錢”。

然後我腦海中就閃現起一個畫面。有一次夏天,我坐高鐵回到香港,大袋小袋,完全超過我的預期,好重啊。

61鍵的卡西歐電子琴,背在身上。裝21寸筆記型電腦的書包放行李箱上,一手推著走。另一隻手拎手提行李袋。步履蹣跚。

原本,可能有人來接我。不過,因為臨時買的車票,遇上對方又約了人。想了想,還是只能靠自己。

那時,有種欲哭無淚的感覺。在我長大學會去依賴別人的時候,又把我拉回“還是只能靠自己”的現實。

當我終於上了高鐵,把20寸行李箱放在整個車廂最後一排座椅的後面,安心回到座位。又因為某一站有人帶著超大行李箱,乘務員讓我的行李箱讓位,還要放到座位上面的行李架。好心塞,到時候我拿不下來呀……

乘務員說了句“你可以找人幫忙啊”。我說“我不想麻煩別人”。結局就是,乘務員麻煩附近的人把箱子抬上去,到站後是我自己把箱子扛下來的。終點站的車廂基本空了。

原來我習慣了獨立。

01

求助別人,覺得不舒服

我認真想了想,曾經,獨立對我來說,大概就是,不要麻煩別人,靠自己,莫名一求助別人就覺得渾身不舒服。

前幾天看了本外國心理學書籍《戰勝自卑》,還沒看完,剛看到自卑如何產生的那一章。我就聯想到,我對獨立的看法是怎麼產生的。

可能是早期的生活經驗,形成核心價值觀,潛移默化,習慣了。小學一年級就自己早起煮飯上學,反正能做的事情都自己搞定。

我也忘記是否以前有過求助但被拒絕,不斷被強化。

不過,我分不清是獨立,還是個性比較強。

幼稚園的時候,全部人排成長隊,輪流走進一間房。但是,那間房時不時就傳來其他小朋友的狼嚎鬼叫。覺得很奇怪。輪到我的時候,其實就是扎無名指抽血,我也沒覺得想流淚,感覺是小事一樁。

大學畢業前夕,要從北京寄一些東西回家,剩下的自己拎回去。校園分東西區,郵局在東區,我在西區四樓,天橋連接兩個校區。打包好行李,捧著都能遮住眼睛的箱子,下樓,上天橋樓梯,走在天橋,下天橋樓梯,一路前行到郵局。忘了數中間休息了多少次,每往上一個台階,都覺得要命。郵局一稱,我的天,15kg。心酸地意識到自己也是很牛。

現在想想,雖然這些事自己真的做到了,但確實是蠻辛苦的。

特別吃力的時候,也會有點責怪自己,為什麼就不能問問別人能不能幫忙。

02

原來我可以不那麼“獨立”

我認真想了想,現在獨立對我來說,大概就是,自己能做到的事情就自己做,做不到的看情況,該求助還是要求助。

出門在外,迷路了,或者跟著地圖怎麼都找不准位置,就問問旁邊的路人。當然,也有幾次被坑錯路了。

大三的時候,因為一顆麻煩的牙齒從學校診所轉介到北大口腔醫院。不過,只能自己去掛號。網上吧,不到一秒就沒號了。唯有通宵去醫院排隊,還要和黃牛爭專家號名額。找了譚大叔同學作伴,十點多到醫院附近就位。寒冷的冬天,在大馬路邊排隊7個小時。淩晨一兩點也有長者搭公車來排隊。等了三個小時,護士上班,掛號。幸好拿到最後一個專家號。

人家都是有備而來,帶了便攜小椅子。我們就靠自己的雙腿。忘了等了多久,終於成功拿到號和醫生配對。一直到現在,都很感謝譚大叔當時的支持。

去美國玩,到達拉斯機場已是夜晚,幸好張室長同學開車來接我,還整理房間、騰出房間收留我。多謝張室長。

面試遇到困難,趕緊求助各路仙友,了解面經,打下氣。

壓力大的時候,也會線上互相支持,或者來個線下吐槽大會以及美食治癒趴。無論是曾經的學生時代,還是現在的打工時代。這比自己獨自一人不停消化情緒好得多。

有了這些經歷之後,對“獨立”有了另一番見解。

原來我可以不那麼“獨立”,我不需要成為孤島,我可以是有所依賴的獨立少女。

03

成為“麻煩”製造者

現代社會競爭大,節奏快,求職要求都是滿滿的“獨立”。

一方面,自己有意識去培養靠雙手的獨立。硬扛變成常態。

一方面,父母從小就培養孩子的獨立意識,某些人從小就被迫獨立。他們可能跌倒了,沒人去扶,可能摔跤了,父母等他自己爬起來,漸漸地被迫獨立,但他們的感覺是錯位的,某種程度缺少了被關愛的感覺,甚至不懂得求助。

也許,求助成了示弱。真正的獨立=不依賴別人?索取和依賴=可恥?

答案是否定的。

其實,不必對自己這麼高要求。社會中的我們處在不同關係網的結點,我們也不是萬能的,或者我們的能力不是每時每刻都能奏效。不要擔心給別人添麻煩,成為“麻煩”製造者。

自己在不靠譜的時候有人能伸出手拉你一把,感覺真好。

04

被別人依賴,也有一種幸福

曾經看地圖的能力是小學雞,和我是理科生有關係嗎?

後來,大學做了一個決定,和一群人自動請纓被發配到偏遠地區,尋找既定訪談對象再次回訪調查,看地圖能力就被鍛煉出來了。曾經被導航坑了千萬次,現在就憑藉自己看地圖的辨識能力,成功找到相應地點。

去新加坡和越南的時候,查地圖大任交給我了,被朋友依賴的感覺挺好。

戀愛中,一直等別人去猜,不主動提出需求,又渴望愛和關注,又擔心對方會怎麼想,對自己自信點,還是去大膽索取和依賴吧。

工作上,不能不懂就問,會為自己造成好多麻煩。

朋友間,只說開心的事情,不提煩惱的事情,似乎總覺得缺了點什麼。

依賴對方,對方會感受到自己很重要。有時經常是“你不麻煩我,我也不麻煩你”。一直拒絕求助,關係似乎越走越遠,也累垮自己。但是,我個人覺得,適度吧。如果大小事都麻煩別人,別人應該也會累得夠嗆。

所以,你可以依賴別人,會感到幸福。被你依賴的人,也會感到幸福。

Cover: Pinterest

遊走在浪漫與理性的雅子
遊走在浪漫與理性的雅子

天生矛盾綜合體,猶豫糾結,又乾脆果斷。我們一起從平淡生活尋找精彩,從平凡人生發現夢。

No comments yet. Be the first one to leave a thought.
Leave a comment

Leave a Comment